中文版  ENGLISH    
首 页 关于万秀 最新动态 产品中心 在线订购 工作机会 友情链接 销售网络
  行业新闻  
著名帽子设计大师的戏帽人生(图)
[发布时间:2010-8-10 12:16:11]
 
你曾注意过吗?出席重要场合,Dress是必要的,高跟鞋是必穿的,珠宝也总得戴上一两件,只有礼帽,并非必需。从这种意义上说,只有帽子,才是整身行头中真正的奢侈品。你数过吗?全球顶级时装设计师不下50位,但算得上大师的帽子设计师只有两位。没错,正是你脱口而出的Stephen Jones 和Philip Treacy。

  因为Isabella Blow这位伯乐的去世及相关报道,她当年发现的“千里马”—Philip Treacy的名字提前被普罗大众熟悉起来。与之相比,Stephen Jones帽界殿堂级的名号,以及他靠自己打拼了25年累积起来的成就,反而在圈外显得生僻了一些。当然,他老人家丝毫不会在意普罗审美的追捧或媒体报道的空缺。在他那光亮可鉴的滚圆脑袋里,转动的都是关于帽子的各种极致想像。

  至于那位“长江后浪推前浪”的学生Philip Treacy,他的资历也并不浅,只比老师晚出道7年。

  Stephen Jones & Philip Treacy,这两个名字在帽界的地位,就等同于Salvatore Ferragamo与Manolo Blahnik之于鞋界。与其说两位帽神终生以制帽各分半壁江山,不如说他们都把毕生的才华与激情聚焦在凡人顶上的方寸之地,继以无限探索与玩味。如果没有Stephen Jones,John Galliano的鬼马创意难免要打掉些折扣,如果没有Philip Treacy,查尔斯王子的婚礼也会失色几分。他们已无须炫耀个人制帽史上的赫赫大牌,因为正如Christine Dior所说的那样:“没有帽子,人类就没有文明。”而没有了Stephen Jones 和Philip Treacy,伦敦“创意之都”的名号就少了最重要的两大力证。

  是谁发现了他们?

  在Stephen Jones & Philip Treacy的成名路上,分别有两个影响他们一生的名字:John Galliano和Isabella Blow。前者举世皆知,而后者最大的功劳则是为世界时尚史贡献Alexander McQueen和Philip Treacy。

  Stephen Jones说:“衣服是一种表达情感的方式,当然,即便是极尽奢华的高级时装业也要有一定的功能性。不过帽子就未必了,所以它们就像蛋糕上的草莓。帽子满足了女人们爱幻想的渴望,也把衣服变成真正的时装。”

  一口拒绝了John Galliano的Stephen Jones

  1978年,从利物浦来到英国“时尚摇篮”—伦敦中央圣马丁设计学院主修服装裁剪的Stephen Jones向校方提出了转班申请,因为他对隔壁教室的女帽制作一见钟情。开明的校方同意了他的要求,从此为英国创造了一代制帽大师。

  1979年,21岁的Stephen Jones尚未毕业,却已经在伦敦的考文特花园里开设了自己的第一家专属帽店“Stephen Jones Millinery”,一面实现着自己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,一面凭借轻盈美丽、实用好看的女帽,赚钱、练手。很快,Stephen Jones就在伦敦小有名气了。

  不过,真正令他名声大噪的,还是他与John Galliano的传奇合作。1980年的一天晚上,即将毕业的Stephen Jones去俱乐部跳舞时,遇见了John Galliano。“Galliano恳求我为他的毕业设计秀制作帽子,起初我一口回绝了他。但后来,由于种种机缘我们还是开始了合作。”

  他们俩都没想到,这一合作就是近30年。John Galliano热爱着Stephen Jones对帽子的所有绮丽想像,他们互为灵感,互相挑战。“虽然我至今也常常搞不明白他的设计意图,但是我对他本人以及他的天赋完全信任。每一季,他总是先把我们带进深渊,再让我们抵达彼岸。” Stephen Jones微笑着回忆道。

  “如果你感觉内心脆弱,戴上Philip设计的帽子,就好像躲进了保护伞;它们的确有调节情绪的功效,就像将我们带入一种气氛。更妙的是,人们也会敬你三分,你甚至会优先得到热门餐厅的桌位,因为那顶帽子仿佛在说‘我是重要人物’。”——Isabella Blow

  从婚礼到葬礼终生都戴着Philip帽子的Isabella Blow

  2007年5月7日,Isabella Blow去世了。这位时尚编辑界的杰出代表,在48岁这个黄金年龄向时装界做出了安静的告别。伴随她的,只有美丽的睡梦,和头上那顶出自Philip Treacy之手的帽子。

  时光倒流数十年,出生在西爱尔兰一个小村落的Philip Treacy自幼便对帽子充满了热爱。当他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,就常常在当地的小教堂里流连忘返—不是因为他对上帝虔诚,而是因为那里是举办婚礼的地方,因为那里有最美丽的帽子。

  “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就爱观察教堂里举行婚礼的场面,对当时的我而言,那就是一场时装秀。” Philip Treacy的第一件作品的原材料,是他平日收集来的母亲饲养的鸡的羽毛。经过精心摆弄,这顶鸡毛帽子颇具美感,Philip把它送给了母亲当做圣诞礼物。

  1985年,Philip Treacy进入都柏林国家艺术设计学院学习。同年,他有幸成为Stephen Jones的门徒,随他学艺六周后,正式开始了自己的闯荡。1988年,Philip Treacy进入伦敦皇家艺术学院,主修帽子设计,并从此渐渐开始与Rifat Ozbek等著名设计师合作。

  1989年,他终于结识了他的贵人Isabella Blow,遇到了一个从婚礼到葬礼都只戴他设计的伯乐。这段传奇日后成为了全世界设计新秀为之疯狂的神话。因为一个偶然的机会,Isabella Blow见到了Philip Treacy的作品:一顶绿色的鳄鱼齿礼帽。随后,她当场大胆地请他为自己的婚礼设计了头饰:一顶金色蕾丝王冠。

  此时,刚毕业的Philip Treacy,除了一身才华,没有资本,甚至也没有钱租房子。Isabella租下自己婆婆位于伦敦上流住宅区Belgravia的地下室,作为Philip的工作室和宿舍。自从认识了这个一贫如洗的天才少年,你在任何场合见到这位伦敦时装界举足轻重的时装偶像Isabella,她都戴着Philip Treacy的帽子。每一场秀,每一场晚宴,自己的婚礼乃至葬礼。Isabella Blow的隆重推荐让老佛爷Karl Lagerfeld对Philip也另眼相看,使他在出道短短几年内即获得了Chanel帽饰设计师的资格,从此平步青云,成为了名流圈最炙手可热的帽饰设计师。

Lyons Tea和 Philip Treacy

  是谁为他们铺就了通往时尚圣坛的高梯?

  与John Galliano开始了那源自校园的坚固合作后,到如今Stephen Jones已经为Dior和Galliano的大秀设计近万顶精彩纷呈的帽子。对于这位给自己的设计锦上添花的好伙伴,John Galliano永远在谢幕的时候头戴Stephen Jones的帽子,以示谢意。

  从80年代开始,Stephen Jones 的“贵人”次第到来:1984年,在阿拉斯加Anchorage的免税商店里,Stephen Jones巧遇了川久保玲,两人一见如故—要知道,当时后者已经震撼了巴黎的时装界,谁接近神奇的“Comme des Garçons”,谁就跟着增光添彩。

  这是Stephen Jones命运转折的一次相遇。川久保玲力邀Stephen Jones在伊势丹举办个人展览,他一下子就走近了亚洲,开始被日本的潮流界所关注,随后川久保玲又邀请他为自己当年的巴黎时装周大秀设计帽饰—从此,伦敦的帽子设计师Stephen打开门路,受到全球追捧。而他们的美满合作也一直继续到了今天,2009年7月,两人酝酿了许久的合作精品:Comme des Garçons x Stephen Jones 香水系列正式推出,那黑色典雅、蕾丝环绕的包装,着实令人爱不释手。

  这一点有些玄妙:当你折服于一位制帽大师的手艺和创意,心满意足地戴上他做的帽子后,就很难在他面前重新“抬起头”—当人类最尊贵的头部甘愿低下来,只为了戴一顶美丽或奇妙的帽子时,这种潜意识里的征服远远胜于穿上一件衣服,踏进一双鞋。

  这就是帽子最大的魔力,也是我们这两位制帽大师在时尚界难以言说的先天优势。

  1987年,朋克教母Vivienne Westwood邀请Stephen Jones为自己设计帽子,他大胆地将英国皇冠标记展现在帽子上,这种对英国皇权庄重性的戏谑之作深得Vivienne Westwood之心,更登上1987年《i-D》杂志的封面。

  同样得到了Isabella Blow慧眼发掘的Alexander McQueen,在自己事业蒸蒸日上的同时,也从未忘记力挺同样“出身”的Philip Treacy。两位新锐的强强联手,冲击力可想而知。到了1993年10月,当Philip Treacy首次推出个人帽饰秀的时候,为了给他捧场,同时也为免费得到Treacy的超级帽饰,红极一时的超级名模Christy Turlington、Kate Moss及Naomi Campbell等都为他友情出演,令时装界大为吃惊。Naomi Campbell更是裸着上身,只戴着黑色长手套,头上戴着Treacy所设计的名为“鸦片馆”的帽子,令此款帽子名噪一时。Gianni Versace更是忍不住对Philip Treacy的喜爱:“如果你给他一根小小的针,他都能做出令人惊叹的雕刻作品来;如果你给他一朵普通的玫瑰,他也能写首感人的诗篇。”在今年秋冬的Valentino高级订制时装秀上我们再一次看到了Philip Treacy的不俗表现,当模特们头顶细若薄雾的蕾丝网纱帽饰鱼贯而出时,掌声一浪高过一浪,美轮美奂的头纱将身着高级时装的模特装饰得宛若圣女。